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焦点 > 社会万象 >

鸿毛事件:正义真的不存在这人世间

2018-04-21 14:36:34 杭州在线
原标题:鸿毛事件后,你还会当出头鸟吗?
作者  良大师 
1.
 
最近一个新闻,闹的沸沸扬扬。
 
广东医生谭秦东,因为写了一篇仅有2000多点击量的文章,而被跨省追捕。
 
据说他那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玷污了人家红毛集团的清白,并导致了巨额损失。
 
为了体现“犯我者,虽远必诛”的企业文化,红毛集团联合内蒙古警方,将始作俑者谭秦东缉拿归案,连夜押送至内蒙古某看守所。
 
这一关就是100天,近日谭秦东终于取:蛏,重见天日的他,与之前的形象大为不同。
 
有网友调侃,说他进去前是“大力水手”,出来后成了“光头强”。这整形效果,可能连从事美容行业的谭秦东自己,都有点始料不及......
 
 
这100天是怎样的遭遇,以及整起事件的是是非非,不多讲了,网上有诸多报导,各位看官可自行查询。
 
借此有个话题值得讨论一下,有记者问谭秦东,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他是否后悔?是否还会写这样的文章?
 
他的回答是:不后悔,还会写......
 
谭秦东这个回答很让人敬佩,但换做是我,如果明知道是这种结局,我多半是会后悔的。
 
道理很简单,我是想揭露黑暗,唤起大众的觉醒,可如果与之交换的是个人的安全,以及家人的担忧,那我宁可收声。
 
像公知一般促进社会进步,当然很好,但这之前,我只是个普通个体。毕竟,追求自身幸福,让家人过得富足,才是个体的第一要务。
 
2.
 
我的说法,可能让你觉得很怂,但是如果你有些社会经验,你就懂得在特色环境下,该认怂就得认怂。
 
即使谭秦东医生所说的不后悔,和他在看守所做法也是有些出入的。
 
他在“里面”时,表示希望赔偿“红毛集团”的一部分损失,并公开发表道歉信,以换取“红毛”的谅解书。
 
我并非在说谭医生心口不一,相反我甚至极其理解他的处境与做法。
 
因为我曾听亲人和朋友描述过“里面”,那绝对是一个让你“流连忘返”的地方,只要你进去体验一把,你终身都会在心中留下擦除不去的烙印。
 
所以,即使谭医生当众求饶,也勿用指责。
 
因为人在恐惧时,本能会让你从事任何事情,几乎无一例外。
 
3.
 
如果你看过一部电影《驴得水》,也许能明白我上段的表意。
 
影片讲的是,民国时期四位知识分子,为改变中国教育现状,跑到一所山区小学支教。
 
为解决经费问题,只能把一头拉水的驴当成老师申报。所以这个虚拟的老师就叫“驴得水”。
 
后来阴差阳错,越搞越大,引来了巡视员和护卫军人。
 
整个故事突出了人性的虚伪、贪婪和残忍等丑态。在影片前半段,男教师周铁男就是这些丑态的对抗者。
 
他血气方刚,不畏强权,敢于说真话,为弱者打抱不平。
 
直到那护卫军人动了真格,对他开了枪,虽然有意打偏,可周铁男吓晕过去。等他醒来后,已然脱胎换骨。
 
他对那军人磕头如捣蒜,他对巡视员言听计从,他对正在被强奸的女教师视而不见......
 
想必看过这个电影的观众,都会对周铁男的反转记忆犹新,也会明白恐惧的力量之大,可以将一个人彻底改变。
 
其实不知你是否深想过,一个土匪拔枪,也会让人恐惧,却带不来如此的冲击力。
 
当恐惧制造者批着合法的外衣时,他制造的不仅仅是恐惧,而是一种更为深刻的东西:绝望。
 
4.
 
人皆为趋利避害的动物,希望躲开恐惧,希望获得收益。
 
如果“出头者”的代价是恐惧,那么在整个事件中,他们是否会获得收益?
 
著名历史学家吴思,在他的著作《潜规则》中,写过这样的一个史实。
 
清朝光绪初年,四川眉山县官员在征收粮食税时,有一个几十年不改的陋习。
 
粮食过称时,总会多加一个铜块,叫做“戥头”。
 
这好比,你本来是5000元工资,却按7000来缴税。所以对纳税者很不公平。
 
但是多数人敢怒不敢言,而且这便宜占的不算多,每户下来也就50元人民币左右。
 
可是有个叫李燧的读书人不干了,其实他家境很好,不在乎这50元。可他有一腔热血,怎能路见不平?
 
于是开始了5000里的上访之路,基层不解决,我就往上告,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李燧被投入大牢,一关12年,还差点死掉。
 
吴思在解读这个故事时说,50元对一户人家并不多,但这么多人加起来相当于几千万元。
 
这么大笔金额,能延续几十年,有可能不仅仅是某个人或者某个部门的事,这背后可能是一个庞大的利益输送系统。(注意这段话)
 
所以,李燧对抗的是一个系统,他能不吃亏吗?
 
12年后,新上任的巡抚(相当于省长级别),需要政绩,发现“戥头”可以拿出来捯饬一下,于是下令废除,也放掉了李燧,为表彰他的仗义执言,巡抚亲笔为他写了首诗......
 
李燧奔走5000里,倾家荡产,被关12年原来都是在为新巡抚做铺垫。最终他的收获,只有那首诗。
 
所以,“出头者”的收益取决于他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
 
当你面对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系统时,非要大叫:“看!他们是劣币,我是良币!”,你的结果也可想而知。
 
如果你问我,难道没有蚂蚁放倒大象的案例?
 
我想想,好像还真有,“孟姜女哭长城”就是一个。
 
5.
 
回到谭秦东事件上来,我不是说他揭露有错,在「揭露」和「受迫害」不存在必然逻辑的前提下,我们每个人都该如此。
 
但是我有一种担心,看到新闻评论区,很多义愤填膺之人,叫嚣着让谭秦东豁出去,和“红毛”斗争到底。是不是在这种舆论的裹挟下,才导致谭医生的“不后悔”?
 
无论怎样,我总认为个人生存价值高于所谓的真理。当一个斗士固然像个爷们,可首先能保护好自己爱的人,才是个男人。
 
另一个方面,如果你真的是良币,你的首要目的是先留在局里,这样劣币才不会越来越多。
 
毕竟,生的智慧要永远高于死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