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在线 > 读书 > 读书指南 >

《小团圆》-- 痛苦多于美好的回忆,一边是阴霾满天,一边是阳光灿烂

2018-06-18 21:44:11 杭州在线
原标题:《小团圆》:当爱情幻灭之后
作者  般若秋雪
 
 
这是一个热情故事,我想表达出爱情的万转千回,完全幻灭了之后也还有点什么东西在。                                                  ——张爱玲
 
《小团圆》作为张爱玲生前最后一部自传体小说,描写了女主人公九莉与有妇之夫邵之雍的一段爱情故事,九莉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与惊人的记忆,从幼年传统家族在新旧时代冲击中的争斗、观念对立的父母笼罩的阴影,到读书时女中千面百样的同学、战时人与人剑拔弩张的紧绷感,点点滴滴的细碎片段,无一不在她生命刻下印记,并开出繁盛的文字。
 
张爱玲曾说,大红大绿的配色,是一种悲壮。力大于美,葱绿配桃红。是一 种参差的对照,有更深长的回味,是一种苍凉。
 
年过经往,她回忆起那些时光,浮华尽折,水面浮起的是一种青绿色稠绿时光记忆,大多人喜欢把那岁月一湾平静。不再翻味。 而她居有勇气,一并将往事付诸文字,掏涌干净。
 
才气横秋的张爱玲,一脉如文,潺潺细雨。开头到结束。一个圆弧圈,带了进去,又送了出来。十几年的光阴,那些生活细节的一切也还依旧是她的。那个年代的故事,不可避免的带着些许忧伤与纠结。
 
胡兰成在《今生今世》里的片言只语更让人想知道张爱玲对这段感情的执着。“见到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去,但心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九莉爱上了比自己大的老男人——邵之雍,而且是那样的义无反顾,可以容忍他有家室,同时又跟多个女子纠缠不清,可以达到在他抛弃自己之后跟其他女人混在一起的时候还寄钱去给他,爱得惊世骇俗,爱得不顾一切。
 
就像书中所写的那样,,“她不妒忌过去的,或是将要成为过去的”这恰恰也是九莉吸引之雍的地方,不给他任何负担。
 
但是她内心苦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在她理智的时候,她很清楚“她只不过陪他多走一段路,在金色梦的河上划船,随时可以上岸” 。但是在情感面前,她无法自拔,就像陷入了一个陷阱,找不到出路,她又是一个将自己与外界人的情感隔离起来的人,没有别人开通,再加上自己的固执,以至于越陷越深。
 
在汪精卫政府倒台后,九莉到乡下去看之雍。在她认为是作最后一次离别,如果没有爱了。作这次离别又有什么意义呢?还是因为无法逃离又放不下的爱。 到后来,想不起之雍的名字。因为想把他忘记,但却忘记不了那感觉。
 
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没有了吸引,任何附带的都是空气。
 
九莉就靠着当初最美的那点回忆独自取暖。 燕山的出现, 正好填补在她最需要一个异性的时候,燕山结婚之后九莉看到他们夫妇的照片,感觉心中像火烧一样,但火烧过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对于燕山的事,她从没有后 悔过,因为那时幸亏有他” 。
 
她想的还是跟之雍在一起的感觉,内心时时刻刻不在纠结,,那种酸楚的滋味, 也只 能有她一人能体会。 痛苦多于美好的回忆,一边是阴霾满天,一边是阳光灿烂。
 
在小说的最后,九莉做梦梦到了之雍,微笑着把她往屋里拉...  那十多年前的旧人,她醒来却快乐了很久很久。 一个女人就在这个陷阱暗无天日地度过。将自己与外界隔离,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里尽是她的回忆。
 
读着张爱玲的这本小说,仿佛又回到了作者生活的那个年代,感受着属于张 爱玲的那份为爱的执着艰辛。张爱玲或许是一个理想至上的完美主义者,但生活中有着太多的不如意,小团圆,团团圆圆或许就是她毕生的愿望。
 
胡兰成说,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 她无需经历多少世事。 这个时 代的一切自会与她交涉。 她不美丽,却能够以任何一种姿态倾城。 就是这样一个 奇女子,世间曾有张爱玲,世间唯有张爱玲,只是这个人早已与我们隔离了时空。
 
“强极则辱,慧极必伤”,说她红颜薄命亦是对的。张爱玲的美是在骨子里的,因此她的美只能存在于意境之中,远观之中。然而这便是她的命运了,她不屑改变,就只好径自萎谢孤身终老了。